想要变成沙丁鱼罐头

子博客,小号。
想要变成沙丁鱼罐头
Twinkle☆教しえて🎵

除草。罗马&那不勒斯
为tag增加一点歪果浓度

狼女每次有了新图,就又有了一个不同的发箍,再这样下去我都不知道要画什么图案的了!


填个CP表。仍然是罗马X那不勒斯


因为是同人的关系里面存在大量的OOC


我CP天下第一!

摸个鱼。仍然是本帅哥的亲生姐姐罗马

并不属于自己的服装与冠冕

和カミサマ聊天时谈到上世纪20年代,狼女想要成为那个男人,很狂热也很迷茫

个人私设:狼女的SPQR耳环是后来接受了自己不是也不会是那个男人,认可了自身的意义后戴上的

摸个鱼。罗马X那不勒斯
因为作者真的不懂日语,这些话都是瞎写的_(:3」∠ )_

你早就死了。他对大巴比伦说。对,确实早就死了。大巴比伦回应,但现在,我是一个邪恶的异教象征,可以在你的梦里和你聊天还有做爱,真正的我已经死了这件事就不那么重要了。然后大巴比伦开怀大笑,笑得很轻松,没有一丝阴霾,仿佛面对的并不是给了自己一刀的杀人凶手,而是闹了个可爱笑话的爱人。


大巴比伦,随便写点人设

Mother Harlot/Babylon the Great
启示录中提到的寓言人物,乘在七头十角的朱红色兽上,管辖地上众王的大城
被称为大巴比伦但和巴比伦本身没什么关系,在现实中对应的是建在七座山丘之上的异教都城
以某个男人作为原型加工出来的邪恶象征,无论是长相还是内在都和本体很接近,也就是说看起来是妖艳恶女(虽然是个身材矮壮的男人),一开口就会很傻屌,考虑到启示录的时间,可能选用的是原型的男人最傻屌的时期的数据……总之人不可貌相
喜欢的事物:让人堕落,酒,甜的东西(哪怕是肉食也要加大量的蜂蜜
讨厌的事物:鸡肚教,被人说长得矮
手中的黄金杯子可以源源不断的倒出各种东西,比它体积大的物体都可以轻松倒出来,应该算是空间道具一类了
觉得七头十角兽很酷,但嫌它(它们?)太笨了连吃饭都要别人喂
很清楚本体已经死去这件事,不过反正自己只是个象征,一个寓言人物,所以感觉无所谓了

夜间美食time

大巴比伦从金杯里倒出一只新鲜出炉、撒着香料滋滋冒油的烤孔雀,很难想象体积是杯子几倍的孔雀是怎么从拳头大小的杯口钻出来,就像是变戏法,但小孩子都知道戏法纯属表演者与道具进行的一次欺诈,不过既然连下了地狱的死人都能坐在这里扯下一条烤孔雀腿大嚼,金杯欺诈就显得不足一提了。另一条腿被扯下来递给他,他摆摆手推辞了,他到现在还记得多年以前的自己认为孔雀只是在南方城里变得花里胡哨的鸡,烤熟了吃起来也差不很多。此时金杯中流出黏稠的金黄色蜂蜜,厚厚的给剩下半边孔雀浇了一层汁,大巴比伦撕咬着蜜汁孔雀满脸陶醉,满手都是黏糊糊的蜂蜜,酱汁滴滴答答沾上深红衣袍。转眼间烤孔雀连骨头都不剩,他终于感到诧异了,没想到人死后食欲如此大开,牙口如此好,竟然骨头都能嚼碎了吞下去。又一只烤孔雀从杯中落下,紧接着是第三只、第四只,第五只乃至若干只,烤孔雀堆成了一座小金字塔,大巴比伦起身举金杯从塔尖开始浇汁,厚实的蜂蜜包浆闪闪发亮,一座名副其实的微缩版金字塔大功告成。

红色巨兽七个脑袋纷纷张开血盆大口,刚才还是金字塔建造者的大巴比伦飞快转换成了拆迁大队长,拎起一只只蜂蜜孔雀逐一投向七张大口,动作娴熟流畅仿佛经过专业培训,假如观众不只有一人,这恐怕会成为人气颇高的动物表演项目。七张大口次第闭上,烤孔雀正好一只不多一只不少,饲养员手上裹了两只金黄的蜂蜜手套。喂饱它们真是体力活,一次折腾下来实在是腰酸背痛,我正在想怎么教它们学会自己吃饭。大巴比伦舔着自己又甜又黏的手指说道,他盯着对方鲜红的舌头贴着手指上下游走,感到自己的手指仿佛也被那种温热柔软的触感撩拨着。作为一名好基督徒他伸手到胸口想像溺水的人抓住稻草那样抓住十字架(或许这是此处唯一还没有沾染上罪孽的东西)忏悔自己的邪念,已经不在了,他猛然回想起这小小的神圣之物早就被大巴比伦扯下扔到某个神殿废墟的角落,现在毫无疑问,这里不存在任何不龌龊、不淫秽可憎的东西了。


狼女看那不勒斯把披萨送进烤炉,心已经飞向了披萨出炉后的未来。假如白雪公主的母亲在被针扎到手指之前先吃了一张那不勒斯做的披萨,白雪公主很有可能就要叫披萨公主,并且也不是发如黑檀木、嘴唇如鲜血,而是发如番茄、皮肤如芝士、眼睛如罗勒叶,就像威尼斯半个小时前得意洋洋发给她的照片里那个红发绿眼睛的姑娘,不过那女孩的母亲不像是会吃披萨的人。想到这里罗马掏出手机找到那张合照,威尼斯被披萨公主搂在怀里作小鸟依人状,脸上堆满了甜腻笑容,两人穿着式样相似的白纱裙,罗马对着手机屏幕咬牙切齿。